articles

文章賞析

藝術大師梁君午 東西混融下膚色的時光

Chris | 2019-09-01


藝術大師梁君午 東西混融下膚色的時光

by Christine Chen 2019-08-12

 

如果有一個人讓你放棄手邊所有美好的前程,去追逐一個未必會成功的明天,你會義無反顧飛奔而去嗎?藝術家梁君午說,會!這條路他一走就是四十年,且不曾停歇。

 

稱梁君午(Lian Gjun Wu)為大師並不是恭維的話,即便是第一次見面,也能瞬間感受到他溫文儒雅的底蘊氣度。出生於1942 年,目前旅居歐洲及台灣,今年77 歲的梁君午,曾獲西班牙國王璜卡洛斯一世在馬德里Zazuela 皇宮覲見, 亦為首個一次性考入西班牙聖法南度高級藝術學院的華人,這間學校菁英輩出,梁君午笑說,達利與畢卡索都是我的學長。 
 


梁君午曾獲西班牙國王璜卡洛斯一世在馬德里Zazuela 皇宮覲見。

 

然而,在留學西班牙前,梁君午沒有正式學過西畫,只不過從小就有對繪畫興趣,後來台北科技大學紡織化學工程畢業後,當兵做為憲兵軍官時與美軍顧問團經常接觸,「那時肯特勒將軍對我很好,經常送些洋煙洋酒給我,而我從小喜歡畫畫,便臨摹了一張『蒙娜麗莎』送給他做為謝禮。後來這幅作品被他掛在客廳,竟意外被蔣經國先生看到,進而留下深刻印象。」 
 


蔣經國自掏腰包資助梁君午至西班牙求學,多年來他都感激於心。

 

退伍之後,蔣經國多次與梁君午會面,並鼓勵他到國外學畫,那年他25 歲,「當時的環境台灣算是亞洲四小龍,在紡織廠做事是可以賺大錢的,畫家相對收入較為微薄。」1968 年他遠赴西班牙求學,抵達時已錯過考期,於是他先學六個月的素描先修,再去考試,後來一考就進了西班牙聖法南度高級藝術學院,且師從西班牙大師Antonio Lopez Pedro Mozos 自此在西班牙一待就是六年,當時蔣經國每年也都會與他通信,並自掏腰包資助他,讓梁君午能接受到最正統的西班牙藝術教育。


以人物見長的藝術創作

擅於處理光影的梁君午,一向以人物見長,特別是在女體膚色細緻光澤的表現上,格外突出,但他始終認為「女人不是一種題材,而是一種創作的方式,而且無論男女都是一個小的宇宙,在這裡有各種偶然與必然的現象,我要去尋找、表達我對世界的想法、觀念與投射。因為這個小宇宙,重點不是漂亮與否,而是人物的表情、色彩是否有引導你到理想的方向。」 
 

梁君午的創作靈感多半來自日常生活,因他是容易見物生情之人,大自然就是他最主要的靈感。但他的藝術創作是充滿實驗性,且會不斷在實驗當中開拓嶄新的視野,「因為要把偶然確定的抓在手裡,並將它變成必然。如果能做到這樣就會感到無比快樂。所以我盡量朝這個方向做,只求一生沒有白活。」因此下筆時,最初他以抽象,透過色塊、情感的佈局與繪畫交流、呼吸,「我以動態為開始,才有靜的定位, 而這個定位只是介入畫的窗口, 進入裡面才會產生具象、顏色的吸引。」特別是對色彩極具敏銳度的他,從作品的構圖與用色間可以感覺到流動的音樂性、節拍感與韻動,因為他相信音樂也是有色彩的,而他的創作亦介於抽象與具象之間。

 

不過梁君午坦承自己在繪畫上與其要走社會批判,不如一起走向美好。「因此我是歌頌美好的畫家,我對自己很真誠,臉上藏不住情緒。再加上我的記憶力不好,所以也不太記仇。」但對於裸體的藝術表達,他也有自己的看法。「有些人認為裸體是揭露,但從宗教、神話的角度來看, 裸體是一種解脫,是一種文化表徵,無論天使或魔鬼都是赤裸的,都以真實的面目示人

 

畢竟「以藝術為生,我不覺得有什麼偉大,但我能靠興趣維持生活,可以為了繪畫堅持到底,是一件很開心的事。」因此在歐洲四十年歲月裡,除了繪畫外,他學到更多西班牙人的樂天知命,這也造就他的畫中始終都有自己的光,而且始終充滿豐沛的正能量。

 

原文轉貼自:https://reurl.cc/Qpnle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