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程進行得太匆忙、太精準,沒能在我記憶裡留下多少痕跡

Feng Ling Liu 劉鳳鴒

2020

餐巾紙、線材、壓克力顏料、無酸樹脂

Description藝術品介紹

過程進行得太匆忙、太精準,沒能在我記憶裡留下多少痕跡

The process was too rushed and too precise to leave much trace in my memory

餐巾紙、線材、壓克力顏料、無酸樹脂

Napkin, wire, acrylic paint, acid-free resin
2020年

關於藝術家劉鳳鴒

更多關於 isart gallery 御書房藝廊 資訊

Recommend Artwork推薦藝術品

售出
朝開啟無限可能的希望狂奔(圖)
售出
我的靈魂與我的距離之遙遠,但我的存在卻如此真實(圖)
售出
頁 75(圖)
/
Back To List
TOP
分期付款說明